初:飞镖与少女

飞镖与少女

“那个啊 缤纷”
冷不防的被叫到名字 虽然不是在思考什么 还是被惊了一下
不对 这样说也有歧义
叫我的是和我一起在快餐店中喝着下午茶的少女
不过正因为此刻的她依然低着头努力的用几乎在现今学生群体中绝迹的钢笔写着什么 所以才会被吓一跳
还是指名道姓的叫了出来
“什么嘛 真是的”
“你知道掷飞镖的必中法么”
不知我的嘀咕是没有听见还是直接无视了 她径直说了下去
“哈啊?掷飞镖?”
“嗯”
“就是类似于猜拳的必胜法一样的东西么?”
“不是”
很干脆的否定掉了
“比起那种两人同时竞赛类的比试 更加接近盖硬币的比试吧”
“所谓的盖硬币 指的是那种抛起或者让硬币在桌上旋转 最后盖住硬币猜正反的游戏么”
“嗯”
“那么必胜法又是什么东西?”
“硬币么 那个我不太清楚诶”
很直接的表示自己并不在行
不清楚你举什么例子!
“不过在我认识的少女中有这样一个例子 同样是旋转中的硬币 她用掌心必定盖住的是正面 而用手背盖住的必定是背面”
“那种人类真的存在么…”
“屡试不爽哦”
“那种存在难道不是人类的BUG么…”
“那可是真正的手的运哦 手掌只盖正面 手背只盖反面的运”
这样和我说着
虽然语气是在谈论什么自己非常感兴趣的话题 不过始终都没有见她抬起头
一边在纸面上奋笔急书 一边还兴高采烈的谈论于写作毫无相关的话题
用长长的刘海遮住左眼伪装自己混迹于人群之中的家伙
并不是大脑发达 聪明过头可以一心二用
‘我是妖怪 妖异的怪型 一目即为百目 百目合为一目的百目鬼妖怪’
如此 名为御妖一目的妖怪(自称)
在天气炎热的七月中旬将我叫到没有冷气的快餐店中和我讨论起必胜法来

嗯?如果地点是售卖巨型青椒饼的快餐店倒也不错
不过说到冷气 有件事倒要事先声明
没有冷气并不是因为我们这里是个小地方穷到没有冷气 也不是店主为了节省成本费用而剩掉了这一环节 单纯的 霉运的 仅仅只是我和妖怪少女踏入快餐点前的十几分钟冷气机因为超负荷运转而当机了

如果因为没有冷气的缘故而让自己居住的城市被当作穷乡僻壤就是我的过错了
在经过了犹如‘换一家吧’‘不要 好麻烦’之类的磋商后 最后成了这样
享受午后阳光的热气腾腾下午茶时间
我的面前 此刻摆放着是续杯四次的果汁饮料 而妖怪少女的面前摆放着的则是真正的红茶
午后的红茶
不自觉的就让人想起某次在购买同名饮料后却喝到奶茶的难忘回忆
名为‘午后的红茶’的奶茶 而且 一点也不好喝
自此下定决心再也不喝那种奶茶也是那个时候
嘛 回忆至此打住
至于妖怪少女的红茶 到次为止还完全没有看她喝过一口
如果看到她喝的动作 我应该会立马在这里热死吧
有一种说法不就是 看别人做会比自己亲身体会效果来的更加强烈嘛
“啊啊 热死了”
不停的抖动领口想让衣服内的热气散发出去 已经完全没有形象这种东西了
在这种三伏天跑出来究竟是为什么
那个-‘有个秘密要和你说哦’
这样么
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秘密需要我受到如此重重的考验 真的是考验么!
“其实夏天喝冷饮会更热的 喝热饮让汗排除来的做法才是王道”
“这是哪门子的邪说啊!”
脱水了怎么办!
“嗯?”
“什么啊…”
“啊不 没什么大不了的 让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吧”
妖怪都是些粗神经的家伙 自从见到这家伙 这个概念就已经深深的在我的脑子中根深蒂固了
而要说到我和这家伙 缤纷和穿着歌特公主式连衣裙的百目鬼妖怪之间的故事 可能暂且等上一段时间了
这并不三言两语就能够说完的故事
那个关于改变了我人生的
关于缤纷在五一假期被妖怪吃掉的又被妖怪拯救的 如同妖怪大乱斗的故事
日后再说
现在没有那个闲工夫去说那个光怪路离长到我至少还要再续九十九杯橙汁的故事
异妖说
“说到掷飞镖的必胜法 其实是意外简单的诶 比简单还要简单程度的简单”
“所以说我对这个话题完全没有任何兴趣了啊!”
要是没完没了可是会让联想到唐僧这样的角色的
你才不是罗嗦的老和尚吧 完全违背了角色的设定了!
“不 好歹也是重要的过程 就像是为什么我们会在这种天气坐在这里喝下午茶一样”
完全是因为你懒吧
“举个例子吧 某天回家在穿过马路的时候 一辆本来急驰的轿车突然停在了你的面前 明明前面和后面都没有车辆了却非要在你的面前停留了一下才开过去 这个行为让你过马路的时间多用了两秒 虽然你很不理解但是还是无视掉径直走回了家 于是乎 在脱下鞋子进入家门的那一瞬间厨房发生了爆炸”
“被车挡和厨房爆炸完全没有联系吧”
“从前厅走到厨房的时间是两秒钟哦 就算这样你还能觉得那辆车不是故意挡住你的么”
“我为什么一定要在这种设定必然是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厨房的假设中登场啊!再说了 就算是这么说 我也有我所奉行的真理哦”
“嗯?”
“‘必然为必然 偶然绝对不存在!’ 虽然忘记原话是什么样的 不过意思绝对没错”
“哦 这样啊”
“那个一点兴趣都没有的语气是什么!”
“就是很无聊而已 这种天天挂在嘴上说的话当没法让人提起兴趣”
“就是天天挂在嘴上说的话 所以才会叫做座右铭啊!”
“作为妖怪表示不理解座右铭是什么东西 好吃么?”
“别在这种场合下装傻!”
所以都说让一只看上去不萌 说话方式不萌 完全和萌无缘的妖怪装萌是绝对不靠谱的事情
“如果是鬼的话就能很好的装萌了 人家起这样认为的哦”
如同大功告成 完成了传世伟业般 妖怪少女将手中的笔停下 收进哥特服的内怀 合上32K大小的记事本…等等 为什么歌特服会有内怀的口袋
“才没有口袋这种东西 只是把物品寄存起来 动作只是类似于契约或是咏唱一样的过程而已”
如此解释着 又将看似并不小的记事本塞进那如同四次空间袋中
似乎撕扯领子还是挺费事的(衣服是小圆领)
不过也许那件衣服就是某个放出火焰的战士的披风制成的也不奇怪
这么说来 难道连接她口中住满了妖怪的世界的门就在我房间中么
啊啊 就算接下来绑架我的妖怪从我的写字台的抽屉中跑出来我都不做不出惊讶的表情了
“嗯 也就是这样 让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吧-我做出可爱的表情说道”
“别用语言说出表情 就算不会有漫画 人设还是会有的!”
“人设是什么?好吃么-我歪着头问道”
“不要突然就变掉人物属性!读者会不习惯的!”
“什么嘛 叽叽喳喳 叽叽喳喳 吵死人了 烦死人了 像布谷鸟一样没完没了 没完没了 吃起来满嘴小碎骨 最无趣了”
那种角色应该是你的才对吧
还有 小碎骨难道不是夜雀么
“嘛 我们来继续最开始的议题吧”
“最开始?那是什么?硬币还是厨房爆炸?”
“如果我使用眼睛的能力 掷飞镖的命中率会达到1000%哦”
“那种超过100%的数值是啥!”
“让飞镖以脱离地心引力的方式绕地球十圈!”
“那不是值得自豪的事情吧!那已经是全球恐怖袭击事件了!我才不要以相关之情人士的身份被拉去喝咖啡!”
“全套的豪华拉面呢?”
“豪华拉面也不行!”
“精致的巧克力甜甜圈呢?”
“甜甜圈!好想吃!…不对 甜甜圈也不行 总之我和你没关系 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 我们俩的关系一点也没有”
“是一点也没有关系”
“是一点也没有关系!…不对 才不是这样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原来你是搞笑角色啊”
“我是搞笑角色真是对不起你了!还有这个恍然大悟的语气是什么!”
“对不起 我一直以为你的设定只是悲情少女-我用恍然大悟的语气说道”
“还没有成为悲情少女就已经是搞笑角色了”
在天国的妈妈 你的女儿不孝 从一开始就没有为自己找到好的角色定位
女儿的角色设定太扭曲了!
“还是死掉算了吧”
“还是死掉算了吧”
几乎是异口同声 同步率高达400% 可以用奇迹形容
当然…是不可能的
“不要那么激动 别忘记我们俩是一体的这个事实 我的情绪是完全受你影响的 而死这种行为你一个人也是做不到的”
面前的少女超乎寻常的冷静 虽然初登场时的角色设定很像怕麻烦的大姐 不过对于妖怪 没有样貌 没有形体的这种生物-在身体都变为了小豆丁初中生的现在 似乎性格改变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改变的样貌 想法也会改变 思考的方式也会随之改变 就像改变环境也会改变人格一样
妖怪这种物种就是这种变化论最好的证明
所以现在的设定是早熟懂事的未成年少女
说道未成年 我也一样 不过我的设定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为在公共场合大嚷大叫的没教养少女 并且还身兼搞笑要务 结果被人可怜之前就让人唾弃 还是说 故事果然应该按照顺序来说么
不不 要真是按照顺序来说的话 那样就不符合时代潮流了吧
真是个扭曲的时代
“那么就从飞镖游戏开始慢慢来吧”
我举双手白旗投降
结果话题又要回到原点了
真不知道刚刚绕了那么多弯路究竟是为了什么
难道只是为了证明我是愉悦人心的搞笑角色么
如果真的是这样 那还真是让人窝心的一件事
“那就先跳过飞镖的话题吧~”
很高兴的这么发言了
喂!!!
我决定多加两个感叹号来表示我的愤怒
“等一下还会说的 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件旅途中发生的有趣事情 所以想说给你听”
“…想说给我听么”
“嗯 超想的 现在就要说”



无语了
“那就说吧”
“嗯 先说明一下我是从北方过来的”
“这个我知道 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
“嗯?是这样么 那么在重复一遍也没什么关系吧”
“其实你只是故意想要再重复一遍吧”
“嗯 就是这样 我不是人类 所以对于事情总是要从头开始叙述才能整理出其中重要的过程”
这也能算做妖怪的特性之一
不过作为五月事件的始作俑者的鬼 同样来自那个世界的鬼
她的性格则和人类非常相近 不需要思考什么就能开口大大咧咧的说出让人无法理解的话 是个着实让人头痛的家伙
“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在北方待了一小段时间 在那里 曾经有过一个杀手的村落”
闭着眼睛 歪着头 似乎在很努力的回忆着什么
“曾经?”
“嗯 因为那个村子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哦 被完全毁灭掉 不可能再重生了”
“你干的?”
“怎么可能 就算是在我的世界 一口气将几十里地移为废土 能做出这样没常识的事情的家伙也没有几个”
那种规模…难道是把那个地区当作核实验场了么
难道是地狱的人工太阳么
咳咳 只是玩笑话而已
“我在那里遇到过一个同时拥有两种影子的少女 虽然同族的人看不见 不过我还是一眼就看穿了”
“白色的和黑色的影子 就算称之为人类中的妖怪都可以的程度”
“啊?两个影子?是双重人格还是什么?”
“是两个半身拼凑出的完整的人类 是次品中的完美品 比真品还要真哦”
“不是人类?”
“不 是完完整整从她母亲的腹中怀胎十月后生下的人类”
像妖怪却不是妖怪的少女
不可能成为妖怪也不是作为人类的存在
不可能…
听上去还真是让人气馁的词语
“究竟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说这些啊”
“嗯?为什么?我怎么知道 只是突然想到了而已 没有任何原由哦”
“总觉得你是别有用心啊”
“嘿”
冷不防的 咧开嘴笑了 会心的发出优越感满点的笑声
什么嘛 真是的
让人无比的心情不爽
“哈哈哈 来比试吧”
“啊?”
“用让你心服口服的方式败掉 这难道不是很王道的做法么?果然比起空口无凭 还是拿出证据来才是符合理论的方式”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理论啊 魔女审判么
“所以…”
如同舞台上的魔术师一般 从不知何处的桌布下拿出六支飞镖
每只手各夹着三支 交叉于胸前 低着头 做出深沉的表情
如果有灯光的特效 那样就会近乎完美了
难道是在等待掌声?
“啊啊 真是无比无聊的POSS 那么-来比试吧”看来真的是在等待掌声的少女摆出一副无聊透顶的苦瓜脸 起身将红色的飞镖递给我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既然以后的人生都和这家伙绑定了 所以还是要趁早习惯她的不稳定性
像化学试剂一样容易产生强烈反应的不稳定性
“嗝 人家打出来的嗝都是氧气哦”
还真当一回事了
“要说威力的话 人家可是堪比核裂变哦”
“喂!”
原来你就是那几个没常识的家伙中的一员么
这样下去还有完没完啊
“所谓生命这种存在 不过是在无止境的重复往返罢了”
“…”
虽然是同样的一句话 果然说的人不同效果真的差了这么多么
“这种模仿 真的是一点也不像啊”
而且从时间轴上来说 她完全没有和魅鬼碰面的机会才是
也不是 难道是在什么我不知道的时间和地点碰面了么
既然同样是那个世界有名的人物 相互见上一面应该算不上什么吧 不过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虽然感觉上很重要但是却又完全想不起来的事情
啊 不过也只是如此了 现在看来 也只是一些大不了的伤罢了 除了食量变大之外 似乎就没有什么后遗症了
变的…有点像鬼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模样 但是鬼少女 把我的生吞噬掉的魅鬼曾经这样说过
‘因为只是不停的饿着肚子所以想要吃东西 如此便被视为怪异 难道也只是我们自己的罪么’
看上去与人类相似的鬼 说不定原本就是由人类异变而成的
有时间的话 来请教一下知识渊博的目妖吧
而现在
省略掉上楼的过程
省略掉发现镖靶的过程
省略掉规则云云的过程
传统的 以十分制为标准的黑白色镖靶
以十投一百分为满分的比赛为何只有三个飞镖却要用十投 这个只能问建立规定的妖怪少女
“和我衣服的颜色挺像的啊”
“每天被碾压的斑马线和你的衣服颜色也差不多”
无视掉貌似是恶言的话后顺便一提 我穿着的是白衣黑裙的连衣裙 虽然不是黑白相间的斑马色 不过因为总体感觉很奇怪 所以我在色彩交界处挂上了一条红色的小皮带
“那样只会更加奇怪而已 而且无袖无领的连衣裙从哪个角度来说也是光怪陆离的说”
“要理论请去找作者!还有不要用的说这种语气来作结尾!”
“用‘的说’还真是对不起你了的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抱头痛哭了!
“不过这样说来说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多少来进展一下剧情吧”
少女站在镖靶前 开始大力旋转手臂 做出可能倒置肩部脱臼的手臂大回环 大概是在做准备活动吧
“上次 大概是什么时候来着呢 难道就是几天前?”
不知是心不在焉 还是真的对时间没有概念 少女断断续续的在嘴里念叨着将飞镖掷了出去
满点十环
“你不是对我说过有关你们学校有人被神隐的事情么”
“啊?那个啊 那个不是我在暑假之前和你说的么 怎么了?”
已经是上个月的事情了
“经过首轮调查 得到了一个有趣的结果呢 缤纷”
“如果你指名道姓的念出我的名字 那样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喔?”
说着 掷出了第二个飞镖
同样漂亮的满点十环
“不能说是坏事也不能说是不坏的事 听完了你就会明白了”
“那你就快说”
“被神隐的少年是你们学校的高二生呢 叫什么名字来着?”
“不至于吧 连名字都记不住你究竟去调查了什么啊 叫做残云咯”
“啊 残云么 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普通少年呢 不过 这个不是他的真名哦”
回过头 做出大功告成的样子拍了手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掷出去的飞镖稳当的固定在圆盘的中央
三投三十点满分
“他的本名叫做含夜 是个孤儿 不过和你不一样他从小就是从孤儿院长大的 不过当然 最后被人收养了”
“可是 就算是知道了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呢”
“别急嘛 听我把说完你就知道了哦 还有七次”
说着 伸手过去把圆盘上的飞镖摘了下来
虽然只有三个飞镖 不过这个丫头意外的在乎百分满点这种东西
可是这样的话 你让我怎么可能赢啊
“这个世界是双子的世界吧 那么在被抛弃之前他必然有一个血缘相关的双子咯 那么…在最最之前 也就是他刚刚出生的时候还有一个名字”
“既然是抛弃掉的孩子 就没必要自找麻烦取个名字吧”
“如果是出生前就决定下来的呢”
出生…之前么
这么说也的确如此 我和虹蝶 如果当初老爸老妈是以五彩七色来决定我们俩的 这种说法也不是说不通呢
用这种方法提前选好即将出生的小孩的名字 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可以随意的起名
照耀七色蝶的五色之光么
明明应该我是姐姐的说
“那么那个家伙的最初的名字就是那个很重要的线索么”
“嗯嗯 可以这么说”
掷出飞镖 依旧命中靶心
“那就说出来啊 怎么说呢 最近觉得你做事真的好麻烦啊 那个一开始豪放的大姐去哪了呀”
“嗯?那是什么?我从来就没有认识过这样一种人物的说”
似乎对于过去的事情已经忘记掉干干净净 既然死不承认那么就没有必要强求什么
我可是公认的好人哦
“悬弓…”
唰…命中红心
“知道为什么黑白的镖盘中央却是红色的么”
“你刚才说什么?选攻?GALGAME法则?”
不过貌似完全无视了我的吐槽 暴露出我行我素本质的妖怪 咧着嘴将第三个飞镖掷向镖盘
虽然背对着我 不过此刻一定笑着吧
无时无刻不变化着脾气的妖怪 如果同时出场两个的话 那样根本就没法描写
绝对会把人物弄混淆的
御妖一目还有子守倾宫
眼睛的妖怪和子宫的妖怪
当初就让我完全将角色弄混淆了 一度无法弄明白究竟正反为何 黑白为何 只能保护着看似受害者的少女 什么也无法做到 结果也是什么都没有去做便莫名其妙的不了了之 如同麦田怪圈留下不解之谜 也许是妖怪们达成了目的 或者只是觉得无聊了
不论如何 那种讨厌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去说的 完全是浪费时间 如果觉得生命无限 就算是去做蹦极运动消磨生命我也绝对不会去再去说这个故事了 上个月就让它神隐掉吧 我什么都不知道
“红色让人变的暴戾啊 看着整个圆盘 你最想命中的难道不是中间的红心么”
“这个那个是两回事吧 想要命中中心只是因为想要赢吧 再说了 又不是所有镖靶的中心颜色都是红色 你在误导读者什么啊”
“嘛”
摊开双手 摇了摇头 将红心上的三个飞镖取下来
“那么悬弓呢 悬浮之弓的意思你只是在装傻吧”
“不是 我只是不善于言表我心中的惊讶而已 悬弓耶 这么特殊特别 简直就是稀世少有的土特产一样的名字 当然让人很清楚 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对这个灾恶的敬佩之情了”
孕妖你已经不仅仅是推论家了 你完全就是个预言家啊 对于完全不清楚 完全不了解的局面 只是看到表面 稍微听到姓名就被你完全猜中后续的种种
“悬弓和弥弦啊”
选攻和迷线 读起来朗朗上口 简直就是选对了线得到的却是BAD END的结局 要不就是根本没有考虑攻略的路线却莫名其妙的得到了没有考虑的角色的GOOD END
GAL GAME兄妹闪亮登场
“虽然同为妖怪 小呗却意外的心思细腻到可以猜出故事的结局呐 嗯 也可能是因为职责而不得不心思细腻呗”
亲切的称呼给我和弥弦带来灾恶的妖怪
“嘛 这次的事件 难道不会也是她做的么”
“什么呀 你竟然不相信我的妹妹简直就是等于不相信我哟”
我觉得像你这种满口谎言的家伙才是最不能信的吧
“嗯 既然小呗说了绝对不会对我的事情插手 那么就绝对不会插手的 虽然我是巡游妖怪 但是对于妖怪存在于这边是法则还是相当清楚的 就算是五月份的事情所留下的漩涡 引来了其他的妖怪 只要他们能感觉到我已经先一步留下了气味 应该都会乖乖的离开的”
“像狗一样的圈地运动啊”
“太失礼了 用低劣的虚兽和我们妖怪来比较实在是太失礼了”
“啊?”
突然说出了让人费解的话
虚兽又是什么?
“哦 没什么”
又像理解了什么自顾自的点了点头
“这次的话不论怎么说我都觉得凶手只可能来自人类那边吧 就算是你们人类 想要轻松神隐一个同类还是很简单的吧 不过也不一定 说不定过几天就会突然回来了 然后报告上写的是离家出走旅游了一圈 不过如果真是这样也不差 不过”
停顿下来 不知在想什么 还是在计算飞镖的飞行方向
将飞镖攒在手中 明明还有四次却像是故意在浪费时间一样
虽然已经完全弄懂必胜法这种东西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全完全不想去吐槽什么 这种时候还真是容易产生矛盾的想法
不过不会输掉是绝对的了
“不过什么?”
“我就是在想 和神隐有关的那些事情 也许…回来的时候就不是同一个人了 这一点-是最麻烦的了 那就会变成超级麻烦的事情哦”
因为就算是失去了记忆 也并不是原本的那个人了 而且 对于有着绝对性科学成本的这个世界 创造出代替原形的存在也是很简单的
这样补充 将手中的飞镖扔向圆盘
无意义的三连发
结果是共计九十点的满点

发表留言

Secre

影射之影

御妖一目

Author:御妖一目
御妖一目 八卦的百目鬼妖怪
百目合为一目 一目即为百目
在此堂堂的安家
与鬼不同是习惯于说着谎话 喜欢使用戏言的妖怪
被骗注意
再者
来此路过的诸君 请乖乖留下八卦再走ˇˍˇ



》曾经写文如今已经放弃 可能会因为弥子叔(?)的人设图而重新拿笔(当然只是可能)
》因为某些目的而在招兵埋马中 只是因为某些可笑的经历导致无法掌握与人相处的方法 苦恼中
》招募有趣的ACG界友人
》喜欢蒂姆.伯顿的电影 他总是在拍着自己想要的电影
》对KOTOKO姐有着无限的爱 一般只听同人界的歌 最近比较迷恋三泽秋与藤宫由记
》等待西尾的无限坑 以及 蘑菇的无限坑


想要获得书写八卦的能力!

诳渡
垢病
懒(证明)
虫群
时光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I SEE YOU
共鸣社

時の夾層

少年の殘像
虫洞
RSS共鸣=D
奈何桥
吃掉我会坏肚子

和此人成为好友